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性奴江雪妮和雅萍

性奴江雪妮和雅萍 - 性奴江雪妮和雅萍

性奴江雪妮和雅萍阿东不经常回家,除了他偶尔来找我,我不知道他在哪。的确,我们从部队回来后,相聚在一起的日子少得多了。但我从林叔叔和媚姨的口中得知,阿东花钱很大,结交的朋友也是有很多,三教九流都有。而且女朋友也有一大堆。  
我上江哥家与姣嫂偷情没几次,就给姣嫂的女儿雪妮碰见三次,虽然当时我和姣嫂都是很正经地坐在客厅里,但雪妮还是感觉到什幺。  
有一天,阿东见到我,问:“二哥,你是不是常去姣嫂家?”  
我有些心慌,不知他怎幺得知的。我虽然是阿东结交的哥哥,但我将成为他的妹夫,他一定对我在外的情事很关心,特别传给江哥知道就更加麻烦了。  
我道:“你怎幺知道?”  
“雪妮告诉我呗。”  
“雪妮?”  
“她现在是我女朋友。”阿东无不得意地说。  
“你小子什幺时候把江哥的女儿勾到了?”我问。  
“大家玩玩,不用那幺认真。”阿东道,“你有兴趣?让给你。”  
“你让江哥知道有你好看的。”  
“都什幺年头了,江哥比咱还开放。”  
我无语以对,其实,我本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这方面。于是我说:“我这两次去姣嫂家,一是因为送醉了的江哥回去,后来去帮姣嫂做一些重活,江哥从不回家做,我看姣嫂挺可怜的。”  
阿东没说什幺。  
过了几天,阿东叫我过去。我很奇怪,因为自从部队回家以后,阿东基本上不邀我和他一起玩。因为我常在家不喜爱玩,而阿东常常是几个月不见影子。  
阿东说雪妮在那里,想见我。于是我就来到一个单身宿捨。这个单身宿捨是雪妮一个叫杨雅萍的同学租的,说清楚点,就是一个老闆包下杨雅萍后给她租了这间房, 一个月来看杨雅萍一两次。前几天这个老闆刚走,于是杨雅萍便约雪妮来玩。阿东也因雪妮的原因和杨雅萍很熟了,他早就想让雪妮成全他和杨雅萍一次,所以阿东 这次提出来时,雪妮却趁机提出让阿东把我叫来。  
我来时已是傍晚。我们四人先出去吃了些东西。我不知来干什幺,只以为阿东要求我办什幺,或者是当他的电灯炮。当我看见雪妮的眼神时,我明白了。但我装着不知道,因为雪妮才十七岁啊,我不想让美丽纯洁的少女为我一个有了心上人的男人而牵挂。  
回来后,我们打了一个多小时的扑剋。她们说热,想洗了澡再打,问我洗不洗,我说我来时已洗了,于是我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雪妮先去洗,雪妮洗回来后就是杨 雅萍洗,阿东说室内灯太亮,看电视刺眼,于是只留一盏落地灯,很是昏暗。一会儿,杨雅萍还没洗出来,阿东就进去了。因为这个宿捨只是一间十五六平米带卫生 间的房间,所以阿东进去时我就听到杨雅萍嗔叫他出来,但两人在里面嬉闹了一阵后,就听到杨雅萍哦哦啊啊的呻吟。  
雪妮就坐在我身旁,我下意识地离她远一点,但她挨了过来。  
雪妮身上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让人心旌神摇。再加上杨雅萍那愉快的呻吟声,更让我难以把持。其实,雪妮真的是一个美人胚子,美丽漂亮自然不用说,就象她妈妈一样,苗条的身材,挺拔的胸脯,高翘的丰臀,身上穿着一件睡裙,隐约可见里边的山山水水……  
雪妮靠了过来,我下意识地往一侧退了一点,道:“雪妮,别这样,叔叔有女朋友了,你还小……”  
她紧紧地搂住我,道:“云叔叔,其实我要求很低的,我不想要你给我什幺承诺,也不想破坏你和阿东妹妹两人,你们是很般配的一对。我只想和你有一段快乐的时光,只想今晚不再叫你叔叔,只叫你哥哥……我只要求你一次,答应我,我以后不再会找你……”  
我再也把持不住,猛地搂住雪妮,狂吻起来。  
此时,卫生间的门开了,阿东在杨雅萍的身后推着珍珠出来,两人赤身裸体,雅萍向前弓着身子,阿东在她身后扶住她臀部抽插着,一会儿把雅萍顶到了床边。我有些吃惊,毕竟我这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做爱。  
阿东用浴巾把雅萍身上的水擦干。停了下来,他们两人拥着坐在床沿上看我和雪妮。此时雅萍丢给了雪妮一件衣物,她自己也穿上了一件紧身的衣,金黄色上有点点 的斑点,身后还有一条长尾巴,她美丽的脸孔,细细的腰身,却有着高耸的胸和丰圆的臀,像一头髮情的母豹。平时在些清纯的雅萍此时妖艳极了。  
当我对雅萍这身打扮感到无限惊奇和刺激而目不转睛时,我身边的雪妮已脱下了睡裙换上了刚才雅萍丢过来的那套衣物。只见雪妮头上两只粉红色长长的兔子耳朵立 着,一件上露肩下露脐的粉红色缎子紧身衣和一件紧绷在她臀部的短裙,她与雅萍相比难分上下,两人清纯中带着妩媚,美艳中含着风骚,苗条又无比性感。  
阿东说:“二哥,好久没带你玩了,这次来个刺激的,没玩过吧。现在一个豹女郎一个兔女郎,你去捉兔,我来降豹。”  
阿东说完扶雅萍跪伏在床上,自己跪在雅萍身后,撩起雅萍的豹尾,挺棒向豹尾下的嫩穴刺去,阿东甩动肉棒干弄着小穴,每一次碰到了她的小花心,雅萍肉体便会 抽搐一下,连续插弄了一阵子,雅萍大声浪叫着道:“好哥……哥!……妹妹……美……死了……嗯……哥……我爽……爽死了……好舒服……哟……亲哥哥…… 啊!……妹妹……忍不住要……浪了……啊……啊……嗯……”  
一出活生生的做爱剧让我和雪妮心旌神摇,我拥着雪妮,手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隔着紧身衣含住了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 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雪妮乳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沖雪妮全身,雪妮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慄,乳头渐渐硬了起来。  
我一边吮吸着乳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我手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着。  
“哎呀……哦……啊……”雪妮头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鬆开,又夹紧。  
我翻身压倒雪妮身上,双手托在雪妮腿弯,让雪妮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高,把雪妮两条穿着丝袜的大腿抱在怀里,一边肩头扛着雪妮一只小脚,粗大的肉棒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嗯……”雪妮轻轻的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  
她湿漉漉的阴部向上突起着。粉红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我坚硬的肉棒顶在雪妮阴唇中间,“唧……”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啊……哎呀……”着的妮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我的肉棒比阿东的要粗长很多。雪妮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雪妮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我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淫水“滋滋”的声音。  
我的肉棒几乎每下都插到了雪妮阴道深处,每一插,雪妮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  
我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雪妮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在我肩头,另一条裹着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哦--哎呦……嗯--嗯……”  
我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阴道口,在一下插进去,我的阴囊打在雪妮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雪妮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沖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製的娇叫。  
“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雪妮已经无法控製自己,不停地叫着。  
我只感觉到雪妮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肉棒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雪妮一对丰满的乳房像浪一样在胸前涌动。  
高潮来了又去了,雪妮早已忘了一切,只叫喊着要我粗长的肉棒用力、用力、用力干她。  
我又快速干了几下,把雪妮腿放下,肉棒拔了出来。  
雪妮道:“别……别拔出来。”  
我扶着雪妮的臀部让她扒在沙发上。雪妮顺从地跪趴下,丝袜的蕾丝花边上是雪妮圆润的屁股,中间两瓣湿漉漉的阴唇。  
我把雪妮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雪妮的腰,“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  
“哎呀……啊啊……啊……啊……”雪妮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沖击得差点趴下。  
我手伸到雪妮身下,握住雪妮的乳房,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雪妮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她舒爽爽地丢了一次精,我的龟头被她的 淫精浸润着,雪妮已经是浪喘连连,香汗淋漓了。我大力地抽送,使雪妮歇斯底里地浪叫着,娇躯又扭,又磨,又抖地爽透了。她紧抱着我,一对既挺拔的乳房压贴 在我和她之间,旋转地磨擦着。随着我的猛抽强插,雪妮浪吟着:“好叔叔……亲哥哥……妹妹的小穴……舒服死了……哦……抱紧我……奸死……我吧……美死 了……啊……哥……我……我又要……洩了……啊……啊……啊……嗯……”  
这一次,雪妮真是洩得全身瘫痪,两手两脚无力地垂软在床上,娇躯久久还是不停地抖动,她是舒服得浑身都松散了。  
终于我在雪妮又到了一次高潮,在雪妮阴道一阵阵收缩时,我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到了雪妮身体里。雪妮浑身不停的颤抖,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她头上的兔耳歪了,紧绷在臀部的小裙收缩到了小腹部,短上装也收缩到腋下,露出一双挺拔的乳房。  
雪妮扒在沙发上,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雪妮潮红起的阴唇间流出。  
那边,阿东和雅萍不知何时已收兵了,两人相拥着欣赏我和雪妮刚才的剧烈交合……  
休息了四五个小时,已过半夜十二点,由于傍晚时我们没吃多少,又经过一阵剧烈地活动,我们都饿了。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体能又得到充分地补充,吃完宵夜 后,我和雅萍,阿东兴緻又来了,只有雪妮觉得刚才我给得她足够了,但也愿陪我们玩,于是我们四人继续,阿东觉得还要再刺激一点,于是我和阿东换了一换,于 是我到床上搂住雅萍看,阿东和雪妮则来到沙发上……  
阿东一把将雪妮抱起,一手就伸进雪妮的裤子内面,抚摸着雪妮丰肥而无毛的阴阜,桃源洞口已一片泛滥。阿东的手指探入肥嫩而紧窄的嫩穴缝,上下的揉弄着,又 用两只手指轻轻的夹住顶端的阴蒂磨动,嫩穴缝内黏黏滑滑温湿的淫液,沾濡满了阿东的手。阿东捧着雪妮的脸,吻着她的嘴唇,将舌头伸入雪妮嘴内搅动,吻得雪 妮红霞满脸,显得十分诱人。  
雪妮被阿东抱在怀里,嘴里的舌头被吸吮着,嫩嫩穴内又给男人的手指揉弄着,只感到全身软绵绵,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爽,不禁紧紧吮住了阿东的舌头,媚眼如丝,手也不自觉地捉住了阿东的肉棒上下套动着。  
“我早就看出妳是个淫蕩的小淫娃。”阿东说着,将抚弄着雪妮嫩嫩穴的手拔了出来,将沾满淫液的手指塞进雪妮的口中,让雪妮吮食手指上的淫液。看着银心翘起嘴唇,半闭着眼,吮着手指的淫蕩表情,阿东不禁淫性大发。  
将雪妮的衣服全部脱去后,让她躺在地上,只见一具迷人的少女玉体,半闭着眼睛,嘴巴微微张开,不断的将舌头伸出舔着嘴唇,轻轻的喘着气,呻吟着:“啊……啊……阿东……快……些给我……啊……给我……”  
丰满白如膏脂的身躯,一双大而美丽的乳房,粉红色的乳晕,一只手正自抚摸着乳房,乳头已微微的凸起,另一只手正插在阴阜内搅动着。整个阴户光洁无毛,阴阜 肥白丰满,如小山丘的坟起,中间只见一条窄窄的阴缝,沾满着润滑的淫液。因为淫药开始发挥作用,雪妮只觉得淫嫩穴内有如万蚁在爬动,喉舌乾燥,全身发热难 受,只希望阿东快些用粗壮的肉棒插入蜜嫩穴内止痒。  
阿东自已也脱光衣服后,便跪在雪妮双腿中间,两手将大腿分开,俯下头,用手指将肥厚的肉瓣掰往两边,将舌头伸入肥嫩丰满的、粉红色的、溢满蜜汁的阴户内搅动,吸食着流出来的花蜜。湿滑又灵巧舌头,在她敏感的下体,百无禁忌的舔吮逗弄。  
雪妮阴户受到刺激,阴核凸起,两边阴唇因充血而向左右微微张开,濡滑的花蜜溢满了整个阴户,发出淫靡的光泽,为迎接肉棒的插入而作好了準备。雪妮身躯不停 的抖颤,内心淫欲的本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阴穴传来阵阵的快感,雪妮不住地挺起屁股,希望阿东的舌头能更深入阴户内,口中无法抑製的不断发出诱人的伸吟 声:“啊……啊……啊……阿东……快……些给我……啊……给我……快……”双腿不住地有时张开,有时合起,夹紧着阿东的头,双手则用力的抚摸着、压迫着自 已的双乳:“啊……啊……啊……阿东……给我……啊……啊……快给我……”  
阿东抬起头,望着粉脸胀得通红的雪妮问:“妳要我给妳什幺?快说呀!”  
“快……给我……啊……”  
“快说呀!小蕩妇,要我给妳什幺?说呀!”  
“给……我……我要……我要……我要……你的……肉棒……插进来……给我……”  
阿东将雪妮的两腿分开抬起来,肉棒硬生生地插入了雪妮流满淫液的蜜嫩穴之中。阿东一插入去就感觉到淫嫩穴通行无阻,这个才十七岁的小淫娃,花心早已给人摘了去。  
“呀……嗯……嗯……啊……”雪妮的淫嫩穴给阿东巨大的肉棒一插入去,那份充实感使到阴道一张一合的痉挛起来,阴壁受到肉棒的磨擦刺激,淫液马上涌出,快感立至,忍不住心内发出了低沉的伸吟声。  
阿东用肉棒不断地在雪妮的嫩穴中抽插捣弄,每一下的沖刺,都使到淫嫩穴内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  
我再也忍受不住,一把将雅萍搂得紧紧的,重重吻上香唇,手往下移,大力搓揉她丰厚的两片臀肉。雅萍酥胸剧烈起伏,一面扭动着身子,小手仍不停套弄玉茎,灵 活的手指不时颳弄着敏感的尖端。我将她抱了起来,她修长结实的双腿紧紧盘住我的腰身,她身子一抬一坐,玉茎就进入了温暖紧窄的泥泞道。  
两人俱是一震,她似乎变成我身体的延续。我心中洋溢着强烈的爱怜,更加温柔地爱抚。雅萍感应到我的情怀,也是柔情大动,春潮泛滥。我握着她的纤腰,轻轻摆动着下体,雅萍让玉臂环着我的颈项,耸动玉臀迎合着我,她秀眉微蹙,樱唇微启,口中发出愉悦的呻吟。  
我心中一动,就这样抱着她在房间里边走边插,双手握住她的纤纤细腰抬动,粗壮的玉茎配合着步伐不断深深刺入娇嫩的肉穴。雅萍摆动着腰肢,螓首却倚在我肩 上,搂着我的双手的力量也越来越弱。我将她放入床上,举起她雪白的大腿剧烈抽插起来。雅萍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着我,身子不住颤抖,我奋力一插到底,下体紧紧 抵住娇嫩的蜜唇上下挤压,火热硕壮的玉茎无处不到的挤压着小穴内多汁的蜜肉。她媚眼迷离,呻吟高亢起来,忍不住一口咬在我肌肉隆厚的宽肩上。痛楚中夹杂了 一丝快感,我狂性大发,全力让巨大的龟头抵住她柔软的花蕊研磨,雅萍喉间“呜呜”悲鸣,下体却疯狂向我挺凑,甜美丰满的蜜肉包裹着肉棒快速蠕动,如同有千 百只灵巧的小舌头舔弄挑逗。突然间蜜穴里所有的变化都为之一停,玉茎被温暖的小穴紧紧箍住,雅萍颤抖了几下洩了起来……  
再看沙发上,阿东与雪妮已是疯狂到顶了。  
“呀……好……好……让我搞破妳这小淫娃的嫩穴……呀……呀……搞死妳……搞死妳这嫩穴……”肉棒传来阵阵的快感,阿东不禁性慾狂发,不断地用力沖刺着雪 妮的淫嫩穴。每一下的撞击,都使到雪妮雪白巨大的双乳上下左右的跌蕩着,阿东的手伸上去紧抓这双迷人的巨乳抚弄着,用口含着乳尖,舌头不断的舔吮着凸起的 乳头。  
欲仙欲死的感觉,令雪妮不由全身如抽筋一样的痉挛,不停的颤抖,淫液如黄河决堤般的涌出,高潮一浪接一浪的,阴户内感受着肉棒带来的快感,耳边听着阿东淫语,淫贱的本性一下子激发了出来。  
“好……好……搞死我……我……我要……你的大肉棒……每天都插入我的淫嫩穴内……我要死……死……了……”  
看着雪妮的反应,阿东的性慾更高涨,他将雪妮翻过身来,只见淫液已浸湿了整个屁股,阿东将肉棒插入雪妮的后庭菊花蕾中,猛烈的抽插着。  
虽然肉棒和肛门都沾满着阴户流出来淫液,但第一次插入带来的撕裂感,痛得雪妮不禁大声的叫出来。紧窄的屁眼压迫着阿东的肉棒,一轮急速的抽插后,阿东感到 就要爆发了,他马上走向前抓住雪妮的秀发,把雪妮的脸庞拉近他的肉棒,耸动着臀部,将肉棒插入雪妮的口中。火热的肉棒在雪妮的口中耸动了一会后,马眼爆 发,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雪妮口内,雪妮柔顺地将阿东的肉棒含着,不断地吸吮,吞下喷出的全部精液。  
等雅萍高潮稍退后,我左右大力分开她修长曼妙的双腿,大起大落的让紫红的肉棒肆虐着她脆弱的蜜壶。雅萍瘫软在椅中只知承受,喉间柔弱低哼,明媚的双目中似 乎笼罩了一层雨雾,凄美朦胧的令人心碎。我恣意抚慰着她丰满的乳房,狂猛的肉棒带出阵阵透明沾稠的汁液,她的股间一片狼籍,晶莹剔透的汁液糊满了下腹,可 爱至极。我狂野了片刻,慢慢拔出了玉茎,让紫红硕大的龟头拨弄她微微翕开的肥厚蜜唇,笑道:“雅萍,哥哥的宝贝好看吗?”雅萍轻轻挣扎了一下,我放开她的 双腿,她慢慢滑下身子,伸手将玉茎握住,媚笑道:“哥哥的宝贝又威武又雄壮,雅萍爱死哥哥的宝贝了!”我心中欢喜,将紫红的龟头挺到她的嘴旁,雅萍柔顺地 伸出灵活的小舌清洁着玉茎上残留的爱液,粉嫩的俏脸上飞起两朵红霞。我将肉棒深深插了进去,雅萍展开口技,舔、含、吹、吸、咂,无所不到,舌尖不时颳过敏 感的马口及龟头稜。我感到快感一阵阵的袭来,拔出玉茎道:“雅萍,趴在床上!”雅萍连忙转身趴好,丰满白皙的玉臀轻轻摆动。我将食指探到她高潮后的桃源溪 口,恣意玩弄着滑腻的蜜唇,道:“雅萍,你的老闆教你有什幺招,全拿来吧……”  
雅萍颤声道:“哥哥,你坏死了……”  
我心里激蕩,站起身扶着粗壮跳动的肉棒,让紫红的龟头在蜜唇间挑弄片刻,才一鼓作气地插了进去。瘙痒空虚的肉穴被霸占得严严实实,雅萍舒服得吐了口气。我体味着蜜穴的温暖和紧窄,调笑道:“宝贝儿,你下边的这张小嘴为什幺这幺紧呢?”  
她回头昵声道:“哥哥不喜欢吗?”  
我大力挺动了两下,笑道:“哥哥怎会不喜欢,越紧越喜欢!”  
雅萍娇哼了两声,媚笑道:“那老头太小……”  
雅萍的臀部被我拉来微微翘起,我右手按住她的香肩,下体摆动,撞的她一前一后,高低起伏,果真如骑马一般。雅萍心中也甚是异样,声音软糯起来,腻声道:“雅萍是马儿,雅萍是任哥哥鞭打的小母马……”  
我心中激蕩,挥掌轻轻击打在她一侧香臀上,雅萍娇哼了一声,上身软倒了下去。我见她双腿不住轻轻战抖,似乎支持不住身子的重量,她趴在床上,灼热的蜜壶里涌出阵阵沾稠的蜜液,雪白的香臀逐渐被打成粉红的娇艳之色。雅萍口中腻声叫到:“哎哟……哎哟……”  
我心神蕩漾,贴上去笑道:“雅萍,你快把哥哥的魂儿叫跑了……”  
雅萍突然激动起来,大力摆动着玉臀。“好……好……搞死我……我……我要……你的大肉棒……啊……我要死……死……了……”  
我濒临爆发边缘的肉棒受到蜜壶的挤夹,再也把持不住,强烈喷射起来。雅萍柔软的花蕊遭受滚烫的阳精浇灌,顿时也洩出身来。我俯在她柔软的身上仔细品味,任 由多汁的蜜壶含住下体。良久我拔出半硬的玉茎,长时间激战产生的粘稠的蜜汁和浓稠的精液的混合物缓缓从翕开的桃源口汩汩流出,挂在鲜嫩的蜜唇边缘,让人甚 是心动。我掏起来涂在雅萍丰满的玉臀上,手指碰到高潮后的蜜唇,仍让她阵阵悸动。雅萍一动不动的任我施为,片刻香臀上已是亮晶晶的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