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春光外露的妈咪

春光外露的妈咪 - 春光外露的妈咪

我叫小瑟,因为好色,所以外号小色。虽然今年我才16岁,但对女人的研究已有4年的历史了。不说大家都会猜到,我研究的女体就是我妈咪。  
我的妈咪今年38岁,身高1.63米,体重50公斤,胸围35、腰围25、臀围36。因为保养得好,看上去只有28岁的样子。爹地是海轮船长,一年有大部分时间是在外跑船,所以家里经常就只有我和妈咪两个人。这也为我研究妈咪提供了便利。  

妈咪是一个很开放的家庭妇女,爹地的薪水足够养活一家人,所以妈咪从来不担心家里的经济情况。除了忙家务,妈咪还参加女子健身俱乐部的活动,生活过的很充实。  

各位看官一定很着急了。那就长话短说,先从妈咪在家做家务谈起。  
我妈咪在家里一般穿着很随便:粉红色或者淡绿色的连衣短裙,不穿丝袜,小巧别緻的水晶凉拖鞋,腰间经常繫上一个白色绣花围裙。从上往下看:光亮顺滑的黑髮用粉红色丝巾轻轻挽起,扎在脑后;水灵灵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樑,红润小巧的嘴唇构成一张标緻的面容;丰盈坚挺的乳房,隔着白色镂空真丝胸罩和衣裙仍依稀可以看到褐色的乳晕和乳头的轮廓;肥大肉感的屁股紧紧包裹在短裙中,白色丝织内裤在屁股上勒出清晰的痕迹;透过连衣裙轻薄的布料,修长白嫩的双腿影约可见;纤细柔软的脚踝上还繫着一根红色的丝带(听妈咪说这是闢邪的);十只修剪得整齐乾净的脚指头露在水晶凉拖鞋的外面。妈咪的这种打扮总会让我浮想联翩:包裹在这些衣物里的会是怎样的一个肉体呢?  

所以,每当妈咪做家务的时候,我就会十分留心,甚至製造可以窥探妈咪肉体的机会。比如,当妈咪站在凳子上擦窗子时,我会借口给她递抹布而站在下面,在下面可以从妈咪的连衣短裙下摆清晰地看见妈咪那被白色丝製内裤紧紧包裹的阴部:窄小的内裤根本就不能完全包住妈咪肥厚的阴唇,再加上内裤质地轻薄,可以清楚地看出两片肥润诱人的阴埠轮廓和黝黑的阴毛。还有,每回吃饭时,我都会不小心将筷子掉到地上,然后弯腰下去捡筷子,乘机偷看妈咪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当然,这些都只是小儿科,顶多只能看到内裤。要想更加深入的了解妈咪的身体,还得经过我一番精心的计划和準备。很巧的是,富裕的家庭环境和足够的时间为我的计划提供了完美的实施条件。  

我的计划的第一步,就是真正的了解妈咪的身体构造和生理特点。  

(二)

为了实现我的计划,我特地到网上查询有关偷窥的器械、迷药和春药的情况,并尝试着用妈咪给我的零花钱订购了一些。当然,在这些东西寄来之前,我还是开始了计划。计划的第一步当然是试探,看看妈咪每天都有那些生活习惯,比如喜欢喝什幺啊,几点睡觉啊,每天洗澡的时间啊等等。而爹地的回家则是我了解妈咪性生活情况的最佳时机。  

爹地因为跑船,一年难得回来几次,所以每次回来都会和妈咪亲热好长时间,自从我开始观察妈咪以来,我发现只要爹地回来在家的那几天晚上,他们都会做爱好多次。这到不是因为我去偷看,而是每天晚上等我睡后,妈咪卧室里总会有很响的声音,有爹地喘的粗气声,妈咪的呻吟声以及卧床的咯吱声,这些声音虽然被爹地妈咪刻意的压抑着,但在深夜仍然十分清晰,让我不禁涌起无限幻想。而第二天起床后,我会趁爹地妈咪出去购物散心的时间里,偷偷进到他们的房间,在卧室浴室的垃圾袋里翻找,总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4、5个避孕套!它们被藏在垃圾袋的最底部,爹地浑黄透明的精液还遗留在里面,发出刺鼻的味道。如果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爹地妈咪换下没来得及清洗的衣物,在妈咪那常穿的白色丝织内裤的底部布料上还有妈咪留下的分泌物,而且几乎每次妈咪内裤总是湿漉漉的,上面沾满了黏糊糊的液体,好像是爹地和妈咪体液的混合物(难道每次爹地做完以后都是用妈咪的内裤搽抹妈咪的阴部吗?)啊,每想到这里,我的小弟弟总会硬邦邦地勃起,幻想着爹地妈咪做爱的情景而在妈咪的浴室里射出我的男精!  

我一定要看到爹地妈咪做爱的情景!一定!  

(三)

虽然我一直在等待偷看爹地妈咪做爱的机会,可是由于爹地经常不在家里,和妈咪做爱时又很小心,所以很难让我得逞。终于,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有机会看到妈咪性感的一面,只是这一次并不是妈咪和爹地的做爱。而是......  

妈咪在健身房曾经认识了一个叫陈媛的少妇,爹地不在家的时候,她们经常一起约着去健身和购物,由于很熟,所以常常无话不谈。陈媛的丈夫是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在外面有很多应酬,也很少回家,所以妈咪有时候就带着我到陈媛家里去玩。他们家住在郊区的别墅区里,去那里坐公汽和地铁一般都要两个小时的时间,开车的话也得半个小时。妈咪和我都不会开车,于是只有坐公汽和地铁去。坐过地铁的人都知道,地铁在上、下班的高峰期会有许多人,其中甚至还有一些心理变态的男人乘机吃女人的豆腐。而妈咪并不常坐地铁,对地铁里的事情一无所知,于是就让我这个经常坐地铁上学的儿子帮她安排。由于陈媛请我们去吃晚饭,所以不得不在下班的高峰期坐地铁,而我内心深处也怀着某种期望,所以就极力的怂恿妈咪去赶下午5:30的地铁,不知情的妈咪以为我很有经验,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但因为妈咪天生就不习惯坐公汽,会晕车,所以就提醒我帮她把晕车药带上。正巧我邮购的迷药在前几天送到了,也不知是什幺缘故,我随手将迷药也带在了身边。  

我们5:00坐上去地铁站的公汽,上车后不久,妈咪就说头好晕,要吃晕车药。我知道吃晕车药和迷药的感觉很相似,所以一时心血来潮,就把1颗迷药递给了妈咪,妈咪虽然发现颜色不对,可也没有多想就吃了下去。也许是心理作用,妈咪吃下药后竟然说觉得好些了。可能迷药的药性来得很慢,直到我们上了地铁,妈咪才说好困想睡一会。我们是从起点到终点,所以一上地铁时还很空,我们来到一个空车厢,找了个靠门的位置坐下。妈咪坐下后不久就靠着椅子昏睡过去,也许是想到儿子在自己旁边,所以睡得很安心。这时,我开始藉着车厢里昏暗的灯光上下打量妈咪起来。也许是第一次到别人家作客,所以妈咪打扮得很精心,上身是白色半透明的低胸短袖丝製休闲衬衫,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粉红色的绣花胸罩,下身是浅兰色布制短裙,裙摆处还向上有2公分的开叉,腿上穿着极薄的无色丝袜,脚上是一双银色的勾袢高根凉鞋,看上去性感万分。  

此时,一种邪恶的想法涌上我的心头,「性感诱人的妈咪在这色狼聚集的地铁上会有怎样的遭遇呢?」想到这里,我环顾一下四周,只有对面角落处有一个老太婆在打着瞌睡。于是,我轻轻的将妈咪胸前的两颗纽扣解开,略微露出妈咪白皙的胸口和乳沟,然后再将妈咪的双腿略微的掰开,使得坐在对面就可以轻易地看到她两腿之间的下体。最后,我坐在与妈咪隔着一个椅子的地方,装作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少妇一样,等着一场好戏的上演......  

(四)

大概等了2、3分钟的时间,这个车厢的座位基本上已经被坐满了。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坐在我妈咪和我之间的男人:从外表看,他好像是一个大学生,20几岁,斯斯文文的,戴着一副眼镜。在我妈咪的左边则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头,看上去萎靡不振。由于地铁上的座位间隔很小他们两个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紧紧地把我妈咪夹在中间,我甚至还看见那个大学生偷偷地用小腿在妈咪的两腿间摩擦。看来一场好戏就要上演了!  

车开动了,也许是那个大学生发现我妈咪睡得很死的缘故,慢慢地加大了动作:他一边试探着用脚在妈咪那曲线分明的小腿肚子上摩擦,一边偷偷地将紧靠我妈咪的那只手放到妈咪的身后,然后藉着地铁的轻微晃动和两人之间紧挨着的身体,用那只手轻轻地抚摩我妈咪的臀部。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差点笑出声来。也许他觉得我在注意他,赶紧收回手来。眼看一场好戏就要泡汤,我哪能甘心,于是指着妈咪对他说:「大哥哥,你的女朋友睡着了吗?」大学生满脸通红,吞吞吐吐地回答:「嗯,这个...是...是啊!呵呵!」听着他的回答,我心里不禁有种恶作剧的兴奋。  

也许是我的话提醒了他,那个大学生开始大胆地行动了:他先是象对女朋友一样搂住我妈咪的纤腰,然后另一只手就很不老实地在我妈咪的身上游走,隔着妈咪那白色半透明的低胸短袖丝製休闲衬衫,轻轻地揉捏妈咪丰盈坚挺的乳房......他发现我妈咪在这样的侵犯下都沉睡不醒后,变得更加大胆了。一只手开始在妈咪的大腿上抚摩,然后慢慢滑向大腿内侧,最后乾脆伸进我妈咪的布制短裙中,用掌心紧紧地贴在妈咪的阴部,儘管隔着内裤,仍然可以感觉到妈咪那肥嫩阴唇的轮廓;另一只手则捏住妈咪的下巴,迫使妈咪张开那红润小巧的嘴唇,他立即用嘴封了上去,用力地吸吮,舌头则灵巧地在妈咪的口中搅动,发出「滋滋」的响声。这些动静连旁边的老头都看得兴奋起来,双手都开始揉捏自己的裤裆起来。眼看那大学生的手指就要从妈咪的内裤底部插入,进入妈咪的私处时,地铁到达一站,发生了一场我意料之外的事件!  

(五)

地铁车厢打开,上来了一群小混混,头髮染成五颜六色,大概有四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肌肉发达的大块头,嘴里叼着一只香烟。这时,他身旁的一个瘦子一眼看到大学生和我妈咪,色咪咪地对那个大块头说:「老大,那边有个骚娘们,咱们大伙过去开开心!」那个大块头向这边一看,一种淫亵的笑容挂在嘴边。他们一下子围上来,大块头对那个大学生说:「小子,这娘们是你什幺人?抱得这幺紧?」那个大学生哪见过这架势,吞吞吐吐的说:「没没...没...没关係!」「没关係就跟老子滚一边去!滚!」大块头举手扇了大学生一嘴巴,扭头又对那老头说:「老不死的,看什幺看?!还想多活几年就也跟老子滚!」接着一群人就将我妈咪围了起来,由于我那时机警装睡着了,他们也没理会我。我就听见那个瘦子说:「老大,这娘们可能喝醉了,要不就是被下了什幺药,一时半会醒不了!」我听到这里,不禁暗自感歎:「高手就是高手,一眼就看出被下了药!佩服!」同时,又不免为妈咪担心起来:「他们打算对我妈咪怎样呢?」  

我从人缝里偷眼瞧去,只见那大块头把我妈抱起来,让她坐在腿上,剩下的四个人就将他们一围。那大块头用手将我妈的双腿向两边掰开,妈咪那浅兰色布制短裙便褪到了腰间,露出她那性感的穿着粉红色真丝绣花内裤的下身,接着大块头开始用他那粗糙多毛的大手隔着我妈的低胸短袖丝製休闲衬衫揉捏她的双乳,继而把我妈的衬衫掀过头顶,露出里面的粉红色的绣花胸罩,其他人的手也开始在我妈咪的身上乱捏乱摸起来。也许在昏迷中也有知觉,妈咪的眉头紧皱,呼吸也加快了,可是这样反而让他们感到更加兴奋。妈咪的胸罩经过一番蹂躏,根本已难以包裹那丰盈坚挺的乳房,连褐色突起的乳头也坦露在了外面。也许是那大块头忍受不了的缘故,他拉开裤子的拉链,从裤裆里掏出他的阳具。我偷偷一瞄,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天,好大的鸡巴啊!」那大块头的阳具足足有手腕那幺粗,露在裤子外面的部分大约就有十几厘米长,猩红色的龟头上已经溢出透明闪光的液体,狰狞地对着我妈的下体。此时,我开始后悔起来,这次玩笑可开大了,要是这大块头的鸡巴捅进妈咪的肉穴里,还不把妈咪的小嫩穴捅烂啊,就算妈咪有个淫穴,妈咪经这一捅还不得醒过来,她要是看见被强姦了,还不得去自杀;就算妈咪没有醒过来,那以后我还不得多出个弟弟来,这个大块头那幺丑,我才不要这个弟弟咧!天啊,我该怎幺办?